rss 推薦閱讀 wap

焦點資訊網,中國新聞網!

熱門關鍵詞:  as  云南  xxx  自駕游  中考2018
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業營銷 體育健康

夫彈婦唱的戲曲人生

發布時間:2020-01-02 07:48:42 已有: 人閱讀

  奉天落子,起源于上世紀20年代初,源于蓮花落子、拆出小戲、唐山落子等,后傳出關外形成奉天落子,是一種傳統的地方戲曲,并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火爆一時。在沈陽,有這樣一對夫妻,一個是唱了幾十年評劇的主唱,一個是劇團樂隊的主弦,他們視傳承奉天落子為己任,不遺余力挖掘老戲曲目,錄唱腔,指導戲曲愛好者唱戲,走進校園向孩子們講授本土戲曲知識他們一拉一唱,道不盡對奉天落子老腔老調的癡迷。

  12月19日,星期四,在沈陽市和平區奉天落子傳習社里,陣陣歡快的鑼鼓點,附和著抑揚頓挫的唱腔,讓人仿佛置身于上個世紀。

  這天,是傳習社集體定期“磨戲”的日子,來參加活動的人,有劇團退休的演員,有醫院退休的醫生,還有坐兩小時公交車趕來的戲迷。屋里三十來人,沒有一人小于60歲,但他們如癡如醉的快樂卻寫在了臉上。

  熱鬧的傳習社里,兩位“領頭人”劉桂琴和柳茂清深受大家敬重,他們既是奉天落子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代表性傳承人,也是夫妻。劉桂琴時而教人唱嗓,時而教人把握身段動作,舉手投足之間足見功力;而一旁的柳茂清拉著板胡,和著鑼鼓、揚琴、竹笛聲,弦音繞梁。

  從十多歲開始接觸樂器和評劇,柳茂清和劉桂琴的人生便結緣于戲曲之中。如今,他們的年齡分別為84歲和77歲,卻仍用執著的熱愛,在傳承奉天落子中書寫他們的“傳奇”。

  柳茂清出生于哈爾濱,打小愛好樂器,8歲開始專業學習板胡,無論是學校演出還是小院唱戲,他都會被推上臺拉上幾曲。

  1953年,柳茂清考取沈陽的一所中專,背著行李和自己的板胡來到沈陽求學。不承想,這次求學經歷卻讓他徹底放棄了之前的人生規劃,轉而開啟了他的戲曲人生。

  “我本來學的是電力專業,那時沈陽劇院多,課余時間沒啥事,我就背著板胡往各劇院里跑,一來是湊熱鬧看戲,二來是想切磋技藝并拜師學藝。當時沈陽有30多個劇院,我幾乎都去過。”憶及當年,柳茂清眼中有光。

  中專讀了一年多后,柳茂清作出一個讓人吃驚的決定:退學去劇院演戲。“當時沒有電話,我寫信向家里匯報這件事,當父母半個月后收到信,我這邊已經生米煮成熟飯,他們雖然反對,但已于事無補。”柳茂清說。

  因為生氣,柳茂清的父母不再給他郵寄生活費。于是,柳茂清白天在劇場跟著師傅學藝拉弦,晚上就住在劇場,開始了在沈陽自食其力的生活。

  在沈陽出生的劉桂琴,也是打小對戲曲表現出濃厚興趣。“那時我家開旅社,旅社對面就是一家劇院,每天都有戲劇表演。大概十二三歲時,我一得空就往劇院跑,扒著門縫看?撮T師傅見我這么迷戲,后來就放我進去站著看。”劉桂琴說起兒時的趣事,忍不住自顧自地笑了起來。

  那時,聽戲是最受老百姓歡迎的娛樂方式。與別人消遣式聽戲不一樣,劉桂琴則是邊聽邊跟著哼唱,不時還跟著比畫動作,仿佛自己就在舞臺上表演一樣。

  因為喜愛戲曲,1957年,年僅15歲的劉桂琴去參加群眾評劇團的招生考試。劉桂琴身高、形象都令劇團滿意,尤其當她開嗓試唱,更是讓招考老師連連稱贊,所以她當天就被留下來開始學戲。

  劉桂琴說:“我的啟蒙老師是張麗君,她是盲人,但戲唱得特別好。那時候也沒有錄音機,唱詞都是口口相授,老師教唱時我就趕緊記詞,當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各練一遍,臨上臺前再過一遍唱詞,基本就敢上臺唱了。”

  柳茂清和劉桂琴在劇團里成為同事。劉桂琴學得快,表演到位,逐漸成長為一些劇目的主唱。柳茂清則同臺拉弦伴奏,并成長為樂隊的領奏,兩人的舞臺合作也越來越默契。

 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沈陽城各種小戲班“百花齊放”,僅北行地區就有好幾家劇院,全城的劇院則有好幾十家。各家劇院為了保持劇目和主演常換常新,劉桂琴、柳茂清便和劇團其他演職人員一起,組團在各劇院間來回“巡演”。

  舞臺上是搭檔,舞臺下是朋友。柳茂清和劉桂琴各自成家后,兩家人都住在劇團的家屬大院里,兩家的孩子在一個院兒里長大,時常往來。

  演戲時,舞臺上的主唱劉桂琴無疑是戲迷注目的焦點。一次演出結束后,當報幕人隆重介紹領奏柳茂清表演精湛時,劉桂琴過來打趣:“以后就你自己來一個自拉自唱罷了。”

  事實上,柳茂清真有過學唱戲的念頭。他說:“我有嗓子、有扮相,還會拉弦兒,記詞也可以,唯獨動作不圓潤,老抖身子,外行看不出門道,但內行還是能看出來。”聽到柳茂清如此評價自己的短板,劉桂琴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斗轉星移,隨著時代發展以及人們娛樂方式的增多,進劇院看戲的觀眾越來越少,劇團的經營也愈發艱難起來。

  上世紀八十年代,柳茂清和劉桂琴所在的評劇團解散。劉桂琴被分配到街道辦事處,從事與戲劇不相干的工作,柳茂清則加入到其他劇團繼續拉弦兒奏樂,誓把板胡拉到底。

  而后的十多年間,劉桂琴只要有閑暇時間,便跟著柳茂清等一行人,前往北京、天津、太原等地演出,城市、農村的舞臺,都有過他們執著于戲曲表演的身影。用劉桂琴自己的話說,那段“跑江湖”的日子雖然很累,但很充實,“最多的時候,我曾連著三天演了九出戲,一出戲站臺上唱3個小時,嗓子都要冒煙了。”

  有一次,劉桂琴演完戲在后臺卸妝,一個穿著校服的小女孩走了進來,見到劉桂琴就要磕頭拜師。劉桂琴問及原因,原來小女孩特別癡迷戲曲,希望能拜師學藝。

  “小女孩特別像小時候的我。沒過一會兒,女孩的媽媽便追進后臺,勸說孩子大些再學戲。我只好替女孩化妝,并一起合影留念。那次經歷特別令我感動,覺得戲曲還有未來,需要繼續傳承下去。”劉桂琴說。

  從坐科學戲,到同臺演出,到劇團解散“跑江湖”,再到眼下攜手打理奉天落子傳習社,柳茂清和劉桂琴相識60余年,但兩人線年前,而且是雙方子女極力做媒撮合。

  兒子評價柳茂清說,因為熱愛音樂,熱愛生活,父親照顧患病臥床的母親20多年,家里從來沒有陰霾,仍舊充滿陽光,“兩位老人相繼喪偶后,我們樂見他們有共同的興趣志向,可以一起安享晚年。”

  柳茂清拿出一張老照片指給記者看:“這是劉桂琴的奉天落子傳承師父張賽虹,是遼寧民間藝術家,旁邊的是我的師父李景泉,他們倆是夫妻,F在我們這一代也是夫妻檔,仔細想想,這既是巧合也是緣分。”

  如今,柳茂清和劉桂琴在家的時候,兩人一個記詞一個譜曲,努力挖掘奉天落子老曲目并整理入檔資料,興之所至,兩人則一人拉弦一人開嗓,戲曲聲在屋里久久回蕩

  柳茂清接觸奉天落子還是1958年的事,那時他跟著師父李景泉學習板胡,不時能聽到師父那代人開腔唱奉天落子。在舞臺上唱了半輩子戲的劉桂琴,開始學習奉天落子時已是年過花甲的老人。

  2006年,奉天落子進入遼寧省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,成為沈陽市和平區文化館主抓的保護項目,時年82歲的張賽虹成為奉天落子的傳承人。

  為了傳承好奉天落子,年事已高的張賽虹想到了評劇圈有名的主唱劉桂琴。2007年,劉桂琴正式拜在張賽虹門下,成為奉天落子的傳人。

  因為劉桂琴本來就有評劇基礎,又經常在外面演出,所以學起奉天落子來也很快,漸漸地便成了奉天落子劇團的頂梁柱。

  2009年3月15日,是沈陽老戲迷們的節日。這天,落寞舞臺幾十年的奉天落子亮相沈陽和平會館。舞臺上,身著水粉繡花襖裙的花旦唱念做舞,令觀眾目不暇接。在師父張賽虹唱完《勸愛寶》選段后,劉桂琴登臺領唱了《盜金磚》《桃花庵》。

  “那天,真像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那樣,會館里坐滿了觀眾,我們用演出幫大家找回記憶,還是很有成就感的。”劉桂琴回憶說。

 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喜歡落子戲,劉桂琴和柳茂清嘗試著走進校園,向孩子們講解這一地方戲藝術,也曾在一些演出場合發放傳單免費招生,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來關注奉天落子,進而喜歡它。

  柳茂清說:“奉天落子傳承的最大難題,是不好形成年齡梯次的人才隊伍。我自己的兩個孩子也曾在評劇院工作過,但戲曲不景氣后他們都改了行,對回頭做這個工作已了無興趣,畢竟還要面對現實的生活問題。”

  奉天落子傳習社眼下作為一個純公益的群眾性娛樂社團,社員平均年齡超過70歲。如何突破瓶頸補充新生力量,加壓在兩位老人的身上,讓他們更加緊迫地與時間賽跑,努力挖掘落子老戲并進行整理。

  在家里,柳茂清搬出一大摞整理譜曲的戲曲詞本,這些詞本均由兩人合作而成:劉桂琴負責憑記憶寫詞,柳茂清拉弦譜曲,遇到叫不太準的地方,兩人便一人拉弦一人唱,“我們的日常生活很簡單,但每天對線%是落子戲。”

  在師父張賽虹故去后,劉桂琴和柳茂清成為奉天落子劇團的領頭人。為了劇團發展,兩人一字一句寫戲本,一板一眼示范唱腔。2016年,劉桂琴還從戲迷中收了一名,“她底子不錯,奉天落子不能后繼無人。”

  現在,奉天落子傳習社每周四和周日都會集合,大家在悠揚的樂曲和戲曲聲中以戲會友,不時還會組織傳習社的成員扮上行頭,認認真真演上幾出戲。

  奉天落子作為漢族傳統的地方戲曲,曾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火遍東北大地。2011年,奉天落子入選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劉桂琴感覺身上的擔子更重了。

  每次正式出演,光是化妝和打扮行頭就需要近兩個小時。勒頭網、7個片子、2個鬢角、線簾子、頭網、大簪等“軟頭面”,還有泡子、頂花、橫梁、旁鳳等“硬頭面”,一出戲3個多小時,劉桂琴就這樣一直頂著3斤多重的裝束,“有時腦袋都被勒得生疼,但還是要堅持。”2014年以后,劉桂琴就很少這樣裝扮了,因為她不小心摔了一跤,聽力嚴重受損。她說:“因為耳朵聽伴奏不真切,辨音就有了問題,唱腔發音也就不太準了。”

  一生苛求舞臺完美的劉桂琴,講到這段遭遇時不自覺停頓下來,眼里流露出無奈和失落,并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。

  柳茂清接過話頭:“沒辦法,后來她就教我唱戲,我有底子也會寫詞譜曲,如有唱得不對的地方,她幫我糾正,然后我們再一起教其他人,就這樣一直維持著這落子戲班到現在。”

  今年9月,柳茂清突發腦血栓,走路都需要人扶,手也不停地抖動。就在大家都以為“首席板胡”要斷弦時,柳茂清靜養一個多月后竟奇跡般地好起來,又拎著板胡回歸到落子戲班中。

  現在,每逢周四、周日集體練戲的日子,兩位老人都要從鐵西家中趕往10公里之外的奉天落子劇團。戲班里,柳茂清、劉桂琴夫婦加徒弟白云,三人的年齡之和已經超過200歲。

  “幾個孩子都不樂意我倆折騰,希望我們在家好好享受晚年生活,擔心我們年齡大出現意外。他們雖然嘴上說不高興,但還是時常開車接送我倆到戲班。”柳茂清笑著說。

  回想起多年前在沈陽北市場演出時,戲迷們意猶未盡遲遲不愿離開的場景,劉桂琴和柳茂清老人仍激動不已。雖然經歷過戲班的興盛和冷清,但兩人始終無法放棄那份執著,總是擔心這門藝術后繼無人。

  為了將奉天落子傳承下去,政府部門同樣在努力。目前,沈陽市和平區文化部門已搶救挖掘出15部傳統劇目,整理出版了4本保護性書籍。

  “傳統文化不能丟,過去落子靠口口相傳,我們忙著整理老戲并譜曲,就是希望100年甚至幾百年后有人想了解這些歷史,至少我們這些唱過奉天落子的人為大家留下了痕跡。”說這話時,柳茂清目光堅定。

  1、 北國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。未經北國網的書面許可,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北國網的各項資源轉載、復制、編輯或 發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場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,不可把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國網的任何 資源。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,必需取得北國網書面授權。否則將追究其法律責任。

  2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北國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最火資訊

首頁 | 新聞聚焦 | 城市報道 | 理財投資 | 休閑娛樂 | 行業熱點 | 購物消費 | 旅游資訊 | 科技創新 | 商業營銷 |免責聲明

Copyright2008-2020 焦點資訊網 www.962278.live 版權所有 業務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粵ICP備13027220號-1

電腦版 | wap

美女麻将3d 股票指数期货在到期日以成交股票进行交割 今晚特马资料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好彩1今晚开什么生肖 全国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极速快三走势 鑫恒盈配资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335 涨停的股票买不进 广东快乐10分助手苹果版